綿陽市中心醫院歡迎您!今天是:

【患者眼中的醫生】“神醫”黃忠奎

發布時間:2019-11-26 本文來源:轉自《綿陽日報》 閱讀次數:0

近日,一位患者將他在綿陽市中心醫院皮膚科的就醫經歷寫下來刊登在《綿陽日報》,現將原文轉載如下:


我是20多年前結識黃忠奎醫生的。

結識黃醫生,于我看來,近乎傳奇。

20多年前,我出差某地,早晨醒來,左眼睜不開,對著鏡子一照,左眼上角有些紅腫,因為事務繁忙,也沒管它。糟糕的是,一天下來,那紅腫愈發嚴重了,而且還很痛。于是第二天到醫院,門診眼科。病人不少,醫生自然有點忙,輪到我時,自述未完,醫生看了一眼,“腎炎!”我急忙申辯:“剛剛體檢,我腎功正常啊。”“再查一次!”我想,如果真是腎炎,怎么會只有一只眼睛腫呢?把這想法向醫生報告后,醫生說,腎炎也可能只有一只眼睛要腫。就此門診結束。

一回綿陽,我就去中心醫院,進門恰遇一位醫生朋友,他問我怎么回事?我指指眼睛,略略一說。朋友熱情,拿起電話便打,旋即告訴我,“去皮膚科黃忠奎醫生。”

來到皮膚科,候診的病人照樣多,輪到我時,黃醫生聽完我的陳述,仔細端詳我的左眼,笑著說:“沒事,飛蟲叮的。”說完開藥,邊開邊告訴我用法。我拿到藥一看,很小的一個圓盒,內裝藥膏。我急不可待地把藥膏涂抹于紅腫處,立時一陣清涼,感覺甚好。回家吃完午飯,對著鏡子再看,紅腫消退不少,待下午下班,紅腫神奇地消失了,一切回歸正常。

從此,我結識了黃忠奎醫生,也領教了他的高明醫術。

舉世皆知,人一老,奇奇怪怪的毛病不請自來。十幾年前,某個冬日,小腿后部奇癢,我摳摸摳摸,也就罷了。問題是自此之后,只要到冬天光臨,小腿后部總不安生,年復一年,居然有少許鱗片附于患處,這把我嚇得不輕,又去求教黃醫生,他要我卷起褲管,端詳一番,讓我去診室隔壁的檢查室取樣化驗,結果出來后,原是真菌感染所致。他說用藥膏涂抹即可。我用他開的藥膏涂抹,一日三兩次,不到一個禮拜,竟然好了,不痛不癢,皮膚光滑如初,并從此患處再無不適。我去感謝黃醫生,他只是笑笑:“小事一樁,小事一樁。”


還有一次,我隱秘處不知怎的,總是濕漉漉的,似乎還有氣味怪異的體液滲出,再去求教黃醫生。他一看,說老年男人常有這種情況發生,無須用藥,要我去電器商場買一個家用烤火器,每日于適當距離對著濕處烤幾次。我依囑而行,果然有效。人們贊譽醫生,常說藥到病除,黃醫生不施藥也令病除,果然手段了得!

幾年前的一個夏天,好生生的小腿下方突有紅點出現,雖不疼,但很癢,感覺怪怪的。依經驗,當然是去找黃醫生。找到他,他說是什么什么病名,我都記不清了。只是記得他開了一小瓶藥水,外加幾塊消毒紗布,囑咐我回家把病腿放平,用藥水紗布沾濕后貼在紅點處,若紗布干了,則重復進行,一日數次。兩三日后,紅點消失,萬事大吉,老伴見了,由衷感嘆:黃醫生真有本事。

有言道,“人在家中坐,禍從天上來”,此言不虛。去年夏天某日,毫無征兆,中午時分,我小腿下部出現散漫紅點,開始不以為然,殊不知午飯過后,紅點多了起來,開始疼痛了,至下午三四點鐘,紅點猛增,疼痛難忍,腳甚至無法貼地,同時高燒。老伴一看情狀不妙,連忙通知兒子,兒子開車把我送至醫院,黃醫生一看,果決斷言:“丹毒,立即住院。”于是住了半個月的院,輸了半個月的液,期間輔之敷藥燈烤,終于痊愈出院。出院前夕,我向黃醫生求教此病由來。黃醫生說,丹毒是細菌進入血液所致,弄不好會轉成敗血癥,十分危險。我因就醫及時,幸未釀成大禍。我問黃醫生,我皮膚并無創口,細菌何以進入?黃醫生娓娓道來:人一老,器官就會自然老化,皮膚也是人體器官之一,自然也會老化。沒看見創口,并不有意味細菌無隙可入,故上了年紀的人對此不可大意。一席話,通俗易懂,令我醍醐灌頂,頓開茅塞。

某日,我和醫院的朋友小聚,黃醫生在座,我傻傻地問他,在皮膚科看病,不像胸肺骨科,有影像支持,多數只能憑經驗觀察診斷,你總是火眼金睛,一劍封喉,準確有效,此等醫術,是何得來?黃醫生有些靦腆,用“膚淺膚淺”四字謙之。他這一自謙,暴露了我真正的膚淺,一時慚愧萬分,無地自容,只得自罰幾杯混了過去。

黃醫生,真“神醫”也。

微信訂閱號 微信訂閱號 微信服務號 微信服務號
南粤26选5历史开奖全部